北方之路

和法國之路、葡萄牙之路、銀色之路一樣,北方之路是伊比利亞半島最偉大的歷史朝聖路線之一。

儘管不同路線的具體長度可能會有所不同(朝聖路上有無數條繞行路線可選),但是,始於法國邊境的北方之路長達 800 多千米,是上述各條路線中第二長的路線。

2015 年,北方之路與原始之路 (Primitive Way) 及其他北部路線一同入選世界遺產名錄,已入選名錄的還有法國之路上的專屬精選線路,以及始於法國的四條歷史路線上的部分路段和紀念碑。

根據中世紀專家學者的說法,大約在中世紀末期,海岸城市興起時,朝聖者才開始頻繁涉足這條線路。特別是奧維耶多 (Oviedo),由於當地大教堂的聖堂中保有聖徒遺物,因而成為主要的朝拜中心,為北方之路帶來了巨大的影響力。

儘管有證據表明,北方之路的輔助網組織嚴密,是一條常規朝聖路線,但這裡地形嚴苛,很多路段都有山巒穿插其間,幾乎遍佈整個海岸線。這樣的環境顯然無法促使人們廣泛使用北方之路。

在第三個千禧年之初,有跡象顯示,北方之路將成為朝聖路多樣化的主要受益者。然而,北方之路的發展卻未能滿足這些初步預期。的確,北方之路的朝聖人數似乎已趨於平緩,在選擇偏好方面,北方之路吸引到的朝聖人數僅佔 5.5%,位列第四。

深山、樹林、雄偉的隱修院、大教堂,以及無盡的孤獨,都是愛冒險的朝聖者賴以稱道的財富。

依輪 (Irún) 在聖地亞哥朝聖之路 (Camino de Santiago) 熱門啟程點中位列第十二位,而里瓦德奧 (Ribadeo)、比拉爾瓦 (Vilalba)、巴阿蒙德 (Baamonde) 或蒙多涅多 (Mondoñedo) 則對短途朝聖者更具吸引力,不過選擇這些路線的人數是相當少的。

走這條路線的人都認為路上的風景確實美得驚人:綠草茵茵的景色,海岸與山巒完美地穿插其間。沿線多數城鎮和村落都保存完好,擁有豐富的建築遺產。indianos (在美洲發跡後返鄉的移民)建造的建築無疑為這些遺產錦上添花。此外,最長的路段將穿過坎塔布里亞海 (Cantabrian Sea) 附近的四個社區——巴斯克自治區 (Basque Country)、坎塔布里亞 (Cantabria)、阿斯圖里亞斯 (Asturias)、加利西亞,足以體驗到豐富的文化多樣性。

儘管北方之路已經有了很大改善,但仍有不少批評:柏油碎石路段過多,尤其是在坎塔布里亞;近年來儘管新開了不少招待所,但客容量仍舊吃緊;夏季遊客帶來巨大壓力,在很多熱門景區,原本為朝聖者準備的招待所擠滿了遊客。

到達加利西亞後,在里瓦德奧,路線離開海岸,前往內陸,在令人屏息的美景中,坐落著多個紀念遺址,如洛倫薩 (Lourenzá) 隱修院、蒙多涅多 (Mondoñedo) 古蹟區、比拉爾瓦塔 (Vilalba Tower) 或 Sobrado dos Monxes 隱修院。

大量替代線路對辨明實際路線造成了阻礙,這些替代線路中,有些路線非常長(特別是在阿斯圖里亞斯和加利西亞)。

除去走訪聖地亞哥城所需的一天,從里瓦德奧 (190 千米) 啟程需要七到九天才能走完全程。

 

如何到達里瓦德奧

公共交通選擇極為有限,前往里瓦德奧的路連綿起伏,即使選擇在附近機場降落(阿斯圖里亞斯、拉科魯尼亞或聖地亞哥)也無法避免。

– 鐵路出行只能選擇經典的 “Feve” 窄軌鐵路,費羅爾 (Ferrol) 和奧維耶多 (Oviedo) 區段目前由西班牙國家鐵路 (Renfe) (www.renfe.com) 運營。車次少、間隔長,只適合那些願意慢慢來的朝聖者(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奧維耶多和里瓦德奧之間的線路需要 4 個小時,不過只需要花 12.50 歐元),對於願意在路途中追求享樂、欣賞海岸美景的人來說非常合適。

大巴成了最佳選擇。 Alsa (www.alsa.es) 大巴在馬德里和阿道弗·蘇亞雷斯機場 (Adolfo Suárez Airport) 4 號航站樓有直達車次,停靠貝納文特 (Benavente)、蓬費拉達和盧戈(+8 小時,+45 歐元);還有一條直達線路,啟程地為阿維萊斯 (Avilés) (約 3 小時,15.85 歐元)和奧維耶多(3 小時或更久,17.45 歐元)。在加利西亞,Arriva (www.arriva.gal) 在拉科魯尼亞(2 小時 10 分鐘, + 12 歐元)和盧戈之間提供客運服務,途徑蒙多涅多或 Meira(最快班次僅需 1 小時 40 分,費用 +7 歐元)和里瓦德奧。

路段

里瓦德奧-比拉爾瓦路段(69.74 千米)

說明

我們在幾天內將無法看到廣闊的平地。離開里瓦德奧後緊接著是連續的上下坡,盧戈省 A Mariña 海岸線上傳統的別墅風景將很快被點綴著大石屋的鄉村風光取代,這些石屋上有著獨特的石板屋頂。

大人,請容我講一句,我唯一渴望的寶藏是 San Simón 奶酪,別看它長得像座山,對腿腳卻有好處。

Lexoso 河是橫檔在朝聖路上的一個溪谷,我們取道 Arante 橋,跨過這條河。

我們穿過廣闊的桉樹林,地勢較低的地區掩映著牧牛的農場,之後上一個陡坡,來到 Móndigo 山,之後我們將來到 Vilamartín Pequeno,接著爬過一個同樣充滿挑戰的陡坡,來到 Vilamartín Grande。

到達 Gondán 和招待所之後,我們已經將大海遠遠甩在身後,現在身處山巒之中,不過這裡的山無疑比阿斯圖里亞斯或坎塔布里亞的山脈和緩。最後再爬一段坡,來到 Vilanova de Lourenzá,這座城鎮的公寓高聳,可與 El Salvador 隱修院的教堂塔樓比肩。

前往蒙多涅多路上的風景與之前類似,不過可以欣賞到堪稱傳統農業典範的栗樹林和幾座村莊。在主教之城,時間似乎停滯了,猶如這座城市最知名的子民 Álvaro Cunqueiro 描述的魔幻場景一般。

 

魔法是一座橋樑,帶你從有形世界走向無形世界,收穫來自這兩個世界的教益。保羅·柯艾略  (Paulo Coelho)

 

離開蒙多涅多,歷史路線將經過 O Remedios 小教堂,並帶領我們踏上朝聖路最陡峭偏僻的路段之一,一直來到 Porto da Calzada de Cabana Vella——字面意思是「老屋路口」(Old Hut Road Pass),要不是這個名字是加利西亞語,人們還以為它是《魔戒》裡的地名。

正如時常發生的那樣,當薄霧籠罩 Masma 山谷,Caraculiambro 怪獸和它同族的其它怪物在通往 Gontán 的夢幻之路上遊蕩。

從蒙多涅多到 Gontán 有兩條路可走:最短的路也是最難走的,而且旅客會發現這條路上幾乎沒有住所或飲水處;與之對比的是 Lousada 繞行路線,鋪有柏油碎石,一直延伸至 Xesta 山頂的 N 634 號公路交口,不過坡度較緩,需要穿過幾個村莊。缺點是要多走 4.2 千米的路。 

從 Gontán 出發,穿過阿瓦丁 (Abadín),我們終於走過山峰,來到 Terra Chá 地區。以大片樺樹林和牧場為主的本土林木逐漸增多,取代了單調乏味的桉樹林。

走過一段保存完好的皇家要道 (Royal Highway),穿過 17 世紀的 Martiñán 橋,之後路過戈伊里斯 (Goiriz) 的聖地亞哥教堂,駐足欣賞其墓地的神秘裝飾元素。這一大區的中心城市比拉爾瓦的入口處有一座商業園,園內有公共招待所。

 

我們的建議

里瓦德奧,一座保存完好的城鎮,這裡有大量旅遊名勝等著你。西班牙廣場 (Plaza de España) 上震撼人心的 Los Moreno 塔是與巴塞隆拿擴展區 (Eixample) 相媲美的 indiano 建築實例,即使是 18 世紀的 Sargadelos 侯爵宅邸(目前是市政廳所在地)也無法與其爭輝。不要錯過在 Porcillán 海濱漫步的機會,對於想在公共招待所過夜的朝聖者來說,San Damián 堡壘和 Pancha 島上的燈塔都近在咫尺。Dos Santos 橋橫跨于潮汐河口之上,從阿斯圖里亞斯來的朝聖者就曾經從這座橋走過。Filgueiras 的城鎮以及遠處內陸的 Castropol 就坐落在對岸。http://turismo.ribadeo.gal

– 如果有時間在里瓦德奧遊覽,那麼請記住,夏季低潮時每天有四趟班車。從旅遊資訊辦公室出發,帶領遊客前往 Augasantas 海灘,更為人熟知的名字是大教堂海灘(返程費用:2.50 歐元)。沙灘憑票入場,不過遊客旺季會有入場限制。http://ascatedrais.gal

大人,它們不是怪獸,只不過是田野裡安生吃草的牛和馬,是人類的朋友,絕不會傷到您。

– 我們繼續行進,Santa Cruz 近在咫尺,這時要是不偏離指定路線簡直對不住這處風景。在海平面以上 186 米的山頂,可以最後看一眼坎塔布里亞海和里瓦德奧潮汐河口。小教堂附近有一處絕佳的休閒區,內有 Piper 和 La Luz 十字架紀念碑。

As Virtudes de Arante 神殿。這座看似低調的小教堂收藏著一系列迷人的哥特式壁畫,其一副以精細的筆觸描繪了海上奇跡。

Gondán 是歇腳過夜的好去處。周圍群山環繞,招待所旁邊設有野餐區。

– 不要錯過 San Salvador de Lourenzá 隱修院。華麗的巴洛克立面堪稱宏偉壯觀。隱修院由 Fernando de Casas Novoa 設計建造,聖地亞哥大教堂的 Obradoiro 立面便是由他設計的。隱修院博物館擁有兩件傑出的藏品:聖伯爵 (Holy Count) 的早期基督教式 (Paleochristian) 大理石墓碑,以及聖器收藏室中的巴洛克大聖盒。

蒙多涅多是路途終段值得一去的地點,遊客可漫步在宏偉的古蹟區,探索這裡的諸多寶藏:1.立面飾有巴洛克細節的羅馬-哥特式大教堂、描繪諸聖嬰孩殉道慶日 (Massacre of the Innocents) 的 16 世紀壁畫,以及匯聚無數珍品的大教堂博物館(http://catedralmondoñedo.com, 朝聖者票價 3 歐元);2.Álvaro Cunqueiro 故居博物館(www.casamuseoalvarocunqueiro.es,1 歐元),瞭解該鎮最傑出作家、最有天賦的寓言家的絕佳機會;3.古蹟區本身就是休閒遊覽的好地方 (www.concellomondonedo.es);4.北方之路訪客與翻譯中心,位於阿爾坎塔拉女修道院 (Convent of Alcántara) 文化中心; 5.嘗一塊由油酥脆皮、南瓜火腿條、杏仁、果脯製成的蒙多涅多餡餅;6.到整修後的 Os Muiños 區和 Pasatempo 古橋附近轉轉;7.如果你身體狀況良好、沒有幽閉恐怖症,並且想嘗試更多樂趣的話,那麼就在旅遊資訊辦公室報名 Rei Cintolo 洞穴導覽之旅吧(撥打 982 507 177,提前電話預訂,15 歐元),這個洞穴並沒有馬略卡島上知名的 Drach 洞穴那麼複雜,我們保證你不會搞得渾身髒兮兮的。

替代路線:貝加德奧-蒙多涅多(39.1 千米)

說明

在阿斯圖里亞斯,一般認為主路將引領朝聖者穿過貝加德奧 (Vegadeo)/A Veiga,避開里瓦德奧,那裡缺乏住宿設施,目前認可度不高。

這是一條極富挑戰的路線,有一連串的上坡路,還要在偏僻的環境裡長途跋涉,穿越無窮無盡的桉樹林。在林中跋涉,高大的樹木隨風搖擺,只有紅杉樹的樹影蔭蔽著我們,著實是一種令人謙卑的體驗。這一澳大利亞樹種的勝利完美體現了那些只顧眼前的人的哲學。

 

為自己,種桉樹;為兒女,種松樹,為孫輩,種橡樹(格言),這一觀念用中國哲學的話來說就是「前人栽樹,後人乘凉。」

 

離開貝加德奧,我們很快開始攀爬 Parga 山,之後取道 Santiago de Abres,返回 Eo 河。向 Sante 山谷走去,沿樹林還有兩條上坡路,通往 Trabada,沿線 1 千米處是 Casa Xica 招待所。

接下來又是一個上坡,比前幾個坡度還要陡。我們將翻越 Serra da Cadeira 山脈,下行到肥沃的 Lourenzá 山谷,這裡有 Tovar 堡壘宅邸和 San Tomé 教堂。

最後再爬一個坡,我們來到 Lindín,之後是一個很陡的下坡,走到公路下方,之後穿過 Pasatempo ,前往蒙多涅多

 

我們的建議

– 花點時間探索古老的 Tovar 堡壘,它在 16 世紀成為了一座雄偉的住所。美食愛好者得嘗嘗美味的 Lourenzá 豆,這種豆子擁有地理標誌保護質量標識。http://www.concellodelourenza.gal/es/pagina/la-faba-de-lourenza-1266

比拉爾瓦-SOBRADO DOS MONXES 路段(59.7 千米)

說明

我們繼續穿越 Terra Chá 的旅程,盧戈省廣闊的平原上見不到任何大城鎮,而是散佈著小小的村落。之後我們來到大山另一邊寧靜的迴廊。

 

謙虛是一切美德的根本。(孔子)

 

穿過 Madalena 河岸迷人的公園,我們離開比拉爾瓦,來到一座名為 Ponte Rodríguez 的中世紀橋樑。巴阿蒙德為朝聖者提供各類服務,是路上必要的經停點。在前往巴阿蒙德的路上,我們將路過坎塔布里亞公路和 N 634 公路。

在巴阿蒙德,可以試著找找沿河繞行路線,比沿著先前的 NVI 公路前行更有樂趣。路線位於鐵軌下方,路過 Parga 河休閒區。從 Vilariño 村開始,一直沿河岸而行,穿過長廊林,來到 San Alberte。多走這 1.3 千米是非常值得的。

在 Sobrado dos Monxes,和西多會僧侶一起祈禱,你將有機會重新發現自己的靈性。

離開如夢似幻的 San Alberte,我們很快會在 Parga 繞行路線上遇到岔路口,不過直通 Sobrado 的主路會繼續向前,穿過小村莊 San Breixo 和 Santa Locaia,來到一個有許多招待所的地方,距離 Miraz 不遠。

鄉間景色變得愈發開闊,我們穿過一片畜牧區,沿和緩的山坡上行,來到 Serra da Cova da Serpe 山上的 Marco das Pías,一座風力農場坐落在山頂上,標誌著盧戈和拉科魯尼亞的分界。

從這裡可以看到,房子的屋頂都是用瓦片而非石板鋪就的。走過一段下坡,來到 Sobrado dos Monxes,路過一座人工湖。這座人工湖是僧侶在 16 世紀建造的,他們利用水力拉磨,湖裡定期捕魚。

 

我們的建議

– 儘管地方不大,但巴阿蒙德位於通往卡斯蒂利亞和奧維耶多的交叉路口,因而對遊客有著三重吸引力:14 世紀的哥特式聖地亞哥教堂,教堂前有一棵古老的空心栗樹,由 Víctor Corral 雕刻而成;加利西亞最古老的客棧之一——Mesón Galicia 客棧,以懷舊餐具作為裝飾,環境可與博物館相媲美,是停下來休息、享受美餐的絕佳地點;不遠處有一座故居博物館。這座博物館為紀念那位雕刻栗樹的雕刻家而建,花園和兩個居室裡到處都是這位雕刻家的創作品。

在古雅迷人的 San Alberte 村莊理所應當地休息一下吧。這裡有一座中世紀橋樑和小教堂、18 世紀的聖泉、絕妙的橡樹林 (carballeira)或栗樹林。

– 即使決定不在那裡過夜,也要抽空到 Miraz 教區招待所給你的朝聖護照蓋章,和工作人員聊一聊。這家招待所的經營者是英國聖雅各修士會。北方之路的復興為這座村莊帶來了新的生機。

– 不妨去看看 Santa María de Sobrado dos Monxes 西多會隱修院,加利西亞最大的隱修院之一。我們至今仍可欣賞到原始的中世紀教士會堂、廚房和小教堂。至於那座巨大的紀念教堂,其巴洛克式立面以明顯的殖民地風格打造而成,可追溯至 17 世紀。隱修院還有三條迴廊,其中最值得一提的莫過於 16 世紀的「圓形徽章」迴廊。招待所就位於朝聖者迴廊中。

SOBRADO DOS MONXES-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路段(61.5 千米)

說明

北方之路在阿爾蘇阿與更寬闊的法國之路匯合了,猶如涓涓細流湧向大河。從這時起,一切都變得有所不同,不過幸運的是,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已近在咫尺。

 

赫拉克利特可能說過: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赫拉克利特),不過普勞圖斯的話卻讓我們感到慰藉:我們跟隨河流,走向大海。  

 

我們從 Pontepedra 休閒區啟程,沿一串古道前行,探索 Terra de Melide。走過 As Corredoiras,我們將穿越農田,最終來到博伊莫爾托 (Boimorto) 市的中心城——A Gándara,在這裡又一次遇到了分岔路。

穿過 Sendelle,走過一連串笛卡爾風格的草地,在經過一個當地的露天集市之後,我們來到了阿爾蘇阿。這個現代化的小村莊地跨 N-547 公路,有著生機勃勃的林蔭大道和哥特式的 Madalena 小教堂(14 世紀)。

現在只有繼續沿著破敗的地形前進,穿過 As Barrosas 小河,之後是一段陡坡。在這裡,儘管一路上時常能看到橡樹,但還是能看到桉樹園與牛群牧場。

與道路有關的地名標示了這條路線:Tabernavella、Calzada、Calle、A Brea 和 A Rúa。在 Salceda,可以看到朝聖者 Guillermo Watt 的一座簡單的紀念像,這位朝聖者於 1993 年逝世於此。這座紀念碑並不孤單,因為近年來法國之路上還樹立了一些其他的紀念碑,與過去在朝聖路上逝世卻未留下姓名的朝聖者形成了鮮明對比。

從 O Empalme(一個設有酒吧和餐廳的交叉路口)下行到 Santa Irene,這裡的噴泉和小教堂往往被朝聖者忽略。向聖地牙哥做最後衝刺的共同路段是 O Pedrouzo——歐皮諾 (O Pino) 地方議會的首府。這裡又是一個現代化中心,到處都是旅社和膳宿公寓,成群分佈在國道附近。

在阿爾蘇阿,與熱鬧非凡的法國之路上的往來行人匯合,實在令人愉悅(無法理解為什麼有的朝聖者不願意狂歡作樂)。 

最後階段我們將來到 Amenal,攀爬 Barreira 峰頂的路便從這裡開始。和梅利德一樣,這裡規劃著第二座工業園——人們似乎並沒有吸取過去保護朝聖路的教訓!這條路位於 Lavacolla 機場下方,從通往機場的道路下方穿過。

在歷史上,在到達孔波斯特拉之前,朝聖者們通常會在 Lavacolla 不起眼的小河中洗淨身體。最後的陡坡一路通往 Vilamaior。繼續向前,穿過新的桉樹園,來到 San Marcos 和它的小教堂,之後來到歡樂之山。最後,朝聖者將可以看到大教堂塔樓和此次朝聖的最終目的地。

進入聖地牙哥的入口幾乎沒什麼可說的,儘管這裡的路面已經為了迎接 2021 神聖之年而進行了翻修。從某種程度上說,走到這裡,路怎麼樣已經無關緊要,因為重要的是即將出現的東西。我們不會詳細講述 San Lázaro 區和迷人的 Rúa de San Pedro 之間的路段。這條街穿過 Porta do Camiño,通往老城。走過 Casas Reais、Praza de Cervantes 和 Acibechería,就來到大教堂。你已經抵達了聖地牙哥德孔波斯特拉

一切美好都來到了終點。但是,在這種情況下,最後一段短短的行程似乎並沒有想像的那麼美妙,而是令人沮喪,因為我們已經到達了朝聖的終點。一些人會因為到達目的地而感到滿足,而對於多數停不下腳步的人來說,朝聖之旅的結束似乎正意味著某種開始,或許是離別的開始。

 

我們已然忘記,我們唯一的目的就是活著,人生便是我們每時每日所做之事,只要活著便已達到真正目的。讓·吉奧諾 (Jean Giono)

 

我們的建議

我們推薦你拜訪博伊莫爾托招待所,招待所就在路邊,過了招待所很快就能來到 A Gándara。旁邊是一座經過修復的 19 世紀大型磚瓦廠。磚瓦廠後面可以看到一座湖,湖裡棲息著鴨子。

– 在阿爾蘇阿,一定要嘗嘗當地的奶牛乳酪。這種乳酪受 Arzúa-Ulloa 產地稱號保護,質地柔軟,形狀扁圓,與 tetilla 乳酪並稱加利西亞最知名的乳酪。如果可能,我們建議你品嘗農家手作乳酪,搭配生牛奶。盡情享受吧!https://mediorural.xunta.gal/es/areas/alimentacion/produtos_de_calidade/queixos/arzua_ulloa

– 令人震驚的是,時至今日我們仍無法確定歡樂之山的具體位置。從法語語源 (Montjoie) 來看,它在加利西亞語中被稱作「Monxoi」。在過去,它觸發了豐富的情感。它還見證了瘋狂的競賽:確定誰能夠第一個看到大教堂塔樓,並被同伴冠以「隨從之王」的稱號。駐足瞻仰路邊的約翰·保羅二世拜訪之行 (1989) 紀念像當然很好,但是,在周圍的山丘上,朝聖者喜悅的身影構成了一道亮麗的風景,這種體驗更是令人倍感心滿意足。https://xacopedia.com/Monte_do_Gozo

巴阿蒙德到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的替代路線(72.57 千米)

說明

前往聖地亞哥的傳統捷徑很早就有了,因為過去的朝聖者不喜歡繞遠路。路標會誤導人;這裡的地形尚未開闢完畢,因此我們朝聖者必須付出代價。

 

正如那句俗語所說,這種情況屬於本末倒置 (putting the cart before the horse)。

 

首個繞行路線是從巴阿蒙德到博伊莫爾托。我們離開右邊的 San Alberte,經過 Pobra de Parga,但不進城。之後要攀爬一條偏僻的林道,來到 Serra da Cova da Serpe 山頂,沿省道前進,來到 Cruces 十字路口。我們將從這裡下行,前往 Sobrado dos Monxes

As Cruces 開始,有一條帶路標的路,一直通往 San Miguel de Boimil,在快到 A Gándara 的地方與主路匯合。這條路線基本上都會穿越林區。

越過 Tambre 和 do Batán 河之後,我們來到 O Mesón,在這裡,必須穿過貝坦索斯 (Betanzos) 的 AC 840 公路,前往梅利德路。再往前走 370 米就會來到繞行路線。這條路段尤其要小心。 

當你來到十字路口,看到兩塊路碑,不要每次都靠拋硬幣碰運氣,而是要小心謹慎,提前花時間規劃路線,選出要走的路。

第二條繞行路線(有些人可能已經踏上了這條路,只是沒有發覺而已)位於離開 A Gándara 的路上,直通 Lavacolla。前幾千米要沿著 DP 0603 號公路前行,期間唯一值得停下腳步的景點是 A Mota 小教堂。

穿過 Pontecarreira,來到阿爾蘇阿路,翻越 Vilar 山,之後下山,來到 Santo André 小教堂和 N 634 號公路。

從這裡開始,我們沿著擁擠的主路旁邊的步道和小路前行,直至桑蒂索 (Santiso), 重走古老的羅馬之路 (Roman Via XIX)。道路在通往 Lavacolla 機場的環形交叉路口與法國之路匯合,距大教堂僅 12.9 千米。

 

我們的建議

– 關於這些繞行路線沒什麼可說的了,除了一點:我們相信你會根據自己的喜好做出選擇,這些路線尤其適合所有喜歡獨處的人

– 兩條路線上最令人愉悅的景點無疑是 A Mota 小教堂,這所教堂供奉著聖巴多羅買 (Saint Bartholomew),朝聖者可以在這裡過夜,之後啟程踏上直通聖地亞哥的最後一段路。時至今日,很少有人敢在教堂的门廊下面或周圍的橡木林裡過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