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之路

縱觀歷史,法國之路由於在基礎設施、朝聖者數量、普世性和象徵意義方面具有獨特優勢,已成為聖地牙哥-德孔波斯特拉的經典朝聖路線。

收復失地運動 (Reconquista) 及王國遷都萊昂 (Leon) 都促進了當前路線的合併。穿越比利牛斯山脈 (Pyrenees) 的 Ibañeta 隘口始建於 1127 年,可通過松波爾特峰 (Somport)。納瓦雷塞 (Navarrese) 君主桑喬大帝 (Sancho el Mayor) 和桑喬·拉米利斯 (Sancho Ramírez) 推動了城鎮人口再增長和朝聖路線的復興,萊昂 (Leon) 和卡斯蒂利亞 (Castilia) 君主—— 費爾南多一世和阿方索六世亦是如此。羅馬教廷和克呂尼修道院也通力合作,致力於此項事業。無數的隱修院和招待所為朝聖者提供了幫助,其中一些來自皇家背景。

聖地牙哥-德孔波斯特拉朝聖之路的當代復興始於 1980 年代,在復興的頭二十年中,法國之路因其舉足輕重的地位而受益良多。然而,在千禧年之交,相對於其他路線,法國之路失去了優勢(從百分比來看)。2005 年,在所有朝聖者中,選擇法國之路的朝聖者高達 84.5%,但十五年後這一數字僅為54.6%

踏上法國之路,你會成為人類偉大冒險的志士,緊隨成千上萬朝聖者的腳步,他們的靈魂閃耀在銀河。

法國之路從比利牛斯山脈綿延約 780 到 880 千米,沿那瓦勒 (Navarre) 支線或阿拉貢 (Aragon) 支線前行。主要啟程點是位於法國巴斯克下那瓦勒 (Basse-Navarre)、俯瞰著倫塞斯瓦列斯 (Roncesvalles) 的聖讓皮耶德波爾 (Saint-Jean-pied-de-Port)。2019 年,以薩里亞 (Sarria) 為啟程點的 100 千米短路線首度超過其他啟程點,成為最受歡迎的啟程點,而原本的國際長路線則歸於沉寂。

如今,薩里亞是該路線的主要啟程點,囊括了 27.7% 的朝聖者,顯示出朝聖之路在商業和旅遊方面的波動。幸運的是,很多取道短路線的朝聖者如今都返回主路,在主路上度過更多時光:他們發現,朝聖遠不僅僅是一次四到五天的短途遠足。

加利西亞的法國之路適合所有人。傳統上帶有坡度的道路已經變為缺乏個性的同質化小路,令這條道路更加普及。這條路上僅存的與朝聖有關的地理特徵是奧塞佈雷羅 (O Cebreiro) 攀爬段。梅利德 (Melide) 和聖地牙哥之間也有一些地勢起伏,不過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穿過巴爾卡塞 (Valcarce) 山谷,越過 A Faba 的山丘,便來到一片和緩的山地,這裡是 Os Ancares 和 O Courel 的交界處。從這裡下行到樹木蔥郁的 Oribio 山谷,即將來到 Terra de Sarria。一旦渡過波爾托馬林的 Miño 河,就必須穿過 Ulloa 地區(已經位於拉科魯尼亞省)、梅利德和阿爾蘇阿 (Arzúa) 地區,之後才到達孔波斯特拉。

崇高啊,Oribio 山谷和樹林、薩莫斯隱修院、波爾托馬林教堂、Leboreiro 之橋、歡樂之山 (Monte do Gozo)…

儘管有著重要的歷史地位,但加利西亞 (Galicia) 法國之路的歷史遺蹟並不多。最傑出的歷史遺蹟位於奧塞佈雷羅的中心,波爾托馬林的薩莫斯 (Samos) 隱修院和 San Nicolás 教堂

毫無疑問,朝聖者可享受到的服務(更確切地說是旅社和其它類型的住宿服務)非常多,並且一直在不斷增加。即便如此,高峰時段的住宿也可能爆滿,尤其是在經典路段。

從比耶爾索自由鎮 (Villafranca del Bierzo) 啟程,需要七到九天才能走完加利西亞法國之路,再加上一天才能抵達聖地牙哥-德孔波斯特拉。

 

如何到達比耶爾索自由鎮

– 我們選擇比耶爾索自由鎮是因為它交通相對便利(蓬費拉達 (Ponferrada) 交通最為便利,有鐵路線,而奧塞佈雷羅交通最不方便),但主要是因為它與加利西亞有著深厚的文化聯繫。這個小鎮位於比耶爾索山谷邊緣,是巴爾卡塞狹窄山谷的門戶,通向奧塞佈雷羅的攀爬段。

– 從奧維耶多 (Oviedo) (3 小時 50 分鐘;20 歐元)、萊昂(2 小時 30 分鐘到 2 小時 45 分鐘;11 歐元)、馬德里(Estación Sur, Intermodal Moncloa 或 Aeropuerto Adolfo Suárez-T4,5 小時到 6 小時 20 分鐘;32 歐元)出發可直達。服務提供者是 Alsa,該公司還運營從聖地牙哥的返回路線,途徑拉科魯尼亞 (A Coruña) 和盧戈 (Lugo) (3 小時 25 分鐘到 4 小時;21 歐元)。

– 若您乘火車抵達蓬費拉達 (Ponferrada)[見冬季之路或銀色之路],之後應換乘公車前往維拉弗蘭卡 (Villafranca)(30 分鐘,3.6 歐元)或打車(20 分鐘,30–35 歐元)。步行的話,路程很短也很好走,僅為 22.3 千米——也就是說再多一天步行。

路段

比耶爾索自由鎮——薩里亞路段(69.8 千米,途經薩莫斯為 76 千米)

說明

狹窄的Val Carceris始自維拉弗蘭卡出口,由巴爾卡塞河塑造而來。這裡的法國之路大部分與舊的 N-6 公路平行,新的 A-6 公路穿過其上方。Val Carceris 多數情況下都會途經一個混凝土過道,預製板將過道與公路分割開來。搭建預製板在當時是一項可以接受的方案,因為可以保護朝聖者免受車流影響,但時至今日已顯得不太合理,與周邊環境格格不入,也不符合朝聖精神。

走過美麗的小鎮 Pereje 和特拉瓦德洛 (Trabadelo) 之後,我們轉而來到谷底,穿越當地的主要城鎮貝加德瓦爾卡爾塞 (Vega de Valcarce)。這一區域生長著更為茂盛的長廊林,一直綿延至埃雷裡亞斯 (Herrerías),埃雷裡亞斯是山隘的起始點。

這裡距離奧塞佈雷羅僅剩 9 千米,其中 7.5 千米是上坡路。沿羅馬路通往 A Faba 的路段掩映在百年栗樹林中,這段路是最難走的。走過這段路,樹木開始變得稀少,只有草地和矮樹叢。來到第二個村莊 A Lagúa,可以停下腳步,補充一下食物和必需品,之後再去攀爬海拔 1,296 米的峰頂。

奧塞佈雷羅與神話密切相關,其中有幾個原因:位於山隘末端的地理位置、保護建築群小屋 (pallozas)、前羅馬式教堂、聖體奇跡(一種人們如今很少問津的古代奇跡),以及 Elías Valiña 牧師為了復興聖地牙哥-德孔波斯特拉朝聖之旅而完成的偉大作品(日益流逝的作品)。簡而言之,它是朝聖之路上的一個重要地點。

 

神話只是現實的反映 (Los pasos perdidos, 阿萊霍·卡彭鐵爾)

 

到這裡,山路還沒有走完。從奧塞佈雷羅開始,我們還需要攀爬 Alto de San Roque,在 Hospital da Condesa 之後,還要攀爬海拔 1,335 米的 Alto do Poio,這是法國之路上最高的山峰。這些是海拔高度上的變化,不過爬起來並不是很費力。

從奧塞佈雷羅到利納雷斯 (Liñares) 可以走兩條不同的路,不過里程是相同的:一條路是位於道路邊緣的歷史路線,海拔較高;另一條路位於旅社左側,直到 2016 年前還可以通行,這條路風景更優美,上坡時一路都是矮樹叢,但下坡路段鋪了瀝青,能走的地方非常少。

在 O Poio 和豐夫裡亞 (Fonfría) 之間,需要穿越 Rañadoiro 高地,之後下行到特裡亞卡斯特拉 (Triacastela) 和 Oribio 山谷。這一風景優美的路段末端掩映在古老的栗樹林中。

聽我說,桑丘,要是有一條路不經過奧塞佈雷羅,那就和餓著肚子睡覺一樣讓人沮喪。不爬山也不敬聖跡的人,不配稱作朝聖者。

特裡亞卡斯特拉是一座路邊小城,提供教堂體驗和各類服務。從這裡到薩里亞有兩條路可選:

A) 最短也最直接的路線是穿越 San Xil 一路走到 A Balsa,其中 Valdescuro 的天然美景最為出眾。這條路線通往 Furela,需穿越橡樹林,經常要在各個小村莊中穿行。

B) 途經薩莫斯的路線比上一條路線長 6 千米。這條路線上的風景名勝有本尼迪克特隱修院,加利西亞路段沿 Oribio 河還有蔥郁的樹林。

這兩條路線交匯於 Aguiada,繼續前往位於道路邊緣的薩里亞。

薩里亞是法國之路上最大的加利西亞城鎮。薩里亞是一座小城,分為兩個不同的區域:南部是遍佈現代化大樓的大街,河邊則是散步道和露臺;北部是一座老城,Rúa Maior 橫穿其間,並以薩爾瓦多教堂(13 世紀)、城堡殘塔和馬德拉納 (La Madalena) 女修道院 (16 和 18 世紀)而聞名。

我們的建議

奧塞佈雷羅。儘管這塊小飛地已經受到商業開發的影響,但是,在進入這個通往加利西亞的唯一門戶時,朝聖者們仍然能體會到難以言喻的情感。也許是傳統風俗催生了追思古人之情,也許是因為這裡是朝聖之路上的一個關鍵匯合點。必須親身體驗,才能有自己的體會。

– 走過 Alto de O Poio,沿著人少的新路行進,前往豐夫裡亞。新路的位置高於道路,與道路平行前進,可全景式觀覽 Rañadoiro 山脈沿線兩側的山脈。不要怕:新路只比老路多走 200 米。

– 在薩莫斯,可前往 Ciprés 小教堂,這所教堂離朝聖路較遠,但離隱修院只有 200 米。這是一座 10 世紀的莫扎拉布 (Mozarabic) 建築,旁邊長有一棵修長的柏樹,被列為西班牙最古老樹木之一(一些人認為這棵樹可能已經有一千歲了)。當然,您還應當考慮參觀一下隱修院,隱修院有一條 16 世紀的小回廊、一座新古典主義教堂和一條 18 世紀的大回廊。

– 在薩里亞,朝聖者的人數突然翻倍。人們的多數活動都圍繞著朝聖之路進行,因此這裡儘管喧鬧熙攘,但仍不失賓至如歸之感。如果缺乏裝備,可前往朝聖者圖書館,這是一家專門店,為來自世界各地的朝聖者提供補給。www.peregrinoteca.com

薩里亞–梅利德路段(63 千米)

說明

《螞蟻雄兵》(The Naked Jungle!) [title of a 1954 film, starring Charlton Heston, in which these voracious ants ravaged everything they found in their path, metaphor of the grocery that suffers in Camino between Sarria and Santiago]

 

很多朝聖者都表示,通往 Miño 河的路段是法國之路上最美的路段之一。該路段有很多風景,包括草地、溫帶闊葉林和為了服務大眾而重新煥發勃勃生機的鄉村飛地,一切都讓這段旅程變得十分愉悅。

離開薩里亞不久,朝聖之路將穿過 Áspera 橋和一座 13 世紀的工廠。接近鐵路的地方有一條支路,穿過 Zanfoga,前往 A Pena。儘管這條支路略短一些,但並不值得走,因為瀝青路比較多。

沿主路上坡,穿過栗樹林,到達帕雷迪什 (Paredes) 山丘堡壘,路過近在咫尺的羅馬式 Barbadelo 教堂。通往瑪律藏 (Marzán) 磨坊的上坡路沿線仍可見到carballeiras [加利西亞語「橡樹林」]。穿過 LU-633 公路後來到支路,沿途路過多座叫不上名字的小村莊。走過這些村莊就到了 100 千米路標,這是路上最受歡迎的拍照點。波爾托馬林就在 Miño 的另一邊等著我們。

下行通往 Miño 河有三條路,Miño 河在 Belesar 築有大壩。最明顯的一條在終段嵌有石頭,是最值得推薦給行人的路線。

穿過混凝土橋,路線將上行穿過中世紀 Pons Minea 的一座拱廊。舊時的波爾托馬林市飽受河水氾濫之苦,在修建大壩之前,人們對這裡進行了修復。該市的一些歷史遺蹟被改建為 60 年代新殖民地風格村莊,故尚未完全失去其歷史淵源。今天,它是整個法國之路上旅社數量最多的城鎮之一。

從 Miño 河啟程,可以一口氣爬上 Serra de Ligonde,這是一段非常平緩的路程,沒有什麼大的斜坡。松樹林越來越多,不過,由於是飼養家畜的區域,這裡還經營著牧場和草料。

臨近 Gonzar 時,我們將又一次面臨兩條支路:一條在左,是歷史路線,需要穿過村莊,而另一條是新路,與之並排。

穿過山另一面的 N-640 公路後,可以發現景色的變化。我們即將進入 A Ulloa 地區,這裡以出產乳酪和栗子而馳名於世。在 Ligonde,以前曾經是朝聖者墓地的地方都標注了十字架。儘管桉樹長勢茂盛,但這裡的景色依舊和帕拉斯德雷 (Palas de Rei) 一樣怡人。我們將在這裡第一次見到薩克羅峰 (Pico Sacro)。

神聖啊,長著吸盤的八腳軟體海怪,放在坩堝裡煮,加油、粗鹽、辣椒調味,被加利西亞人做成美味佳餚。

在 Palas 和梅利德的現代中心路段,我們必須穿過不太平坦的 A-54 高速路路口,之後走過有著羅馬式教堂的 San Xulián do Camiño。溫帶闊葉林一直綿延至拉科魯尼亞省入口,進入該省需要取道 Leboreiro,如今這條路位於地下。

走過 Leboreiro 以及那裡的中世紀教堂和橋樑,便來到一片多石且荒蕪的地帶:Gándara de Melide。就是在這裡,法國之路中段不幸被批准建設商業區,商業區就掩蔽在一片小樹林中。

在 Furelos,一座 12 世紀的中世紀四孔橋橫跨於河上,我們便從這裡走過。從這裡開始便只剩下一個城鎮,那就是梅利德。該城鎮有一個小小的歷史區域,不過最值得一提的是其知名的pulpeiras [加利西亞章魚餐廳]。這裡便是法國之路與原始之路 (PRIMITIVE WAY) 的交匯處。

我們的建議

– 在羅馬式教堂 Barbadelo (12-13 世紀)給您的朝聖者證書 (compostelana) 蓋章。這所教堂屬於一所隱修院,專門為聖雅各而建,並以祭壇畫的形式描繪出聖雅各朝聖者的形象。教堂收藏的珍品包括它的山牆裝飾,從這些裝飾上可以看到一些極富凱爾特風格的交織花紋。此外還有教堂建築中的塔樓,由兩個帶有老式柱頭的拱券作為支撐。

– 波爾托馬林的主要遺蹟是聖尼古拉斯 (San Nicolás) 教堂,一定不要錯過。該教堂隸屬于耶路撒冷聖約翰修道會,體現了寺廟堡壘的建築概念,僅有的一座中殿高高聳立,兩扇玫瑰花窗用於採光。西邊的門廊融合了世界末日 (Apocalypse) 中描繪的榮光,以及基督耶穌 (Pantocrator) 和 24 位年邁的音樂家。

– 在 Castromaior 村莊後面,路邊矗立著加利西亞最大的山丘堡壘,這也是這座城鎮名字的由來。堡壘一部分已經被挖掘出土,所以可以欣賞它的結構。它有著多達六面防禦牆和多間房屋,採用了方形或矩形平面圖,證明這座建築的風格已受到羅馬化影響。

– 別忘了在一個非常不起眼但同時也十分富有象徵意義的紀念碑前駐足停留:cruceiro deLameiros。它建於 1674 年,十字架刻畫了耶穌被釘上十字架的形象,另一面則是聖母憐子圖 (Pieta)。基座上雕刻了耶穌受難 (Passion) 的主題元素,其中包括一枚頭骨。

– 小村莊 Furelos 因中世紀橋樑而引人注目,此外它還因堂區教堂 San Xoán 的耶穌受難十字架而聞名於世。這座耶穌受難十字架的突出特徵是未釘釘子的手臂,就像知名的塞戈維亞 (Segovia) 的形象一樣。

可以在朝聖者證書上蓋章,和你的朝聖護照帶在一起。

梅利德因其 章魚餐廳 (pulpeiras) 而在朝聖者當中頗有名氣,更確切地說是由於 Ezequiel’s 餐廳,該餐廳的桌子和長椅保留了當地的傳統風格。千萬別錯過——那可是朝聖路上的一大神秘儀式!

梅利德 – 聖地牙哥-德孔波斯特拉路段 (53.5 千米)

說明

離開梅利德後,我們將路過羅馬式的聖瑪麗亞 (Santa Maria) 教堂(12 世紀),這所教堂有一座中殿以及半圓形的凹殿。內部保留了一座中世紀祭壇,以及 16 世紀初的壁畫,繪有三位一體和四聯像 (Tetramorphs) 。

 

教堂後面有一個新的岔路口:前方是沿 Catasol 小溪上的 小橋 行進的小路,有著法國之路上最受追捧的景色之一;左邊的路沿 Penas 支線行進,稍微有點遠,而且景色也沒那麼秀麗。

一旦過了 Catasol 小河,路線便上行至 Raído,之後將再次下行,來到 Boente 和它的噴泉、聖地牙哥教堂旁邊。沿陡坡下行,便來到 Boente 河,路面大起大落,一直延續到 Castañeda,肯定會令你揮汗如雨。大片的桉樹園隔開一個個山谷,整體看上去就像朝聖路上的橫截線一樣。

這麼多替代路線,有沒有感到厭煩?走過 Boente 河之後還有一個分岔路:河對面的路會經過 Castañeda,現在算得上一條補充路線,瀝青路面更多;左邊的路通往 Pedrido,有一個略陡的攀爬段。每條路線都有自己的酒吧,路線長短都是一樣的,所以選哪一條都能令您滿意。

在 Iso 河岸上我們又能見到各種橋和招待所。之後向阿爾蘇阿攀爬會比較困難。這個現代化的小村莊地跨 N-547 公路,有著生機勃勃的林蔭大道和哥特式的 Madalena 小教堂(14 世紀)。在阿爾蘇阿,法國之路與北方之路 (NORTH WAY) 的主路匯合了。

現在只有繼續沿著破敗的地形前進,穿過 As Barrosas 小河,之後是一段陡坡。在這裡,儘管一路上時常能看到橡樹,但還是能看到桉樹園與牛群牧場。

與道路有關的地名標示了這條路線:Tabernavella、Calzada、Calle、A Brea 和 A Rúa。在 Salceda,可以看到朝聖者 Guillermo Watt 的一座簡單的紀念像,這位朝聖者於 1993 年逝世於此。這座紀念碑並不孤單,因為近年來法國之路上還樹立了一些其他的紀念碑,與過去在朝聖路上逝世卻未留下姓名的朝聖者形成了鮮明對比。

從 O Empalme(一個設有酒吧和餐廳的交叉路口)下行到 Santa Irene,這裡的噴泉和小教堂往往被朝聖者忽略。向聖地牙哥做最後衝刺的共同路段是 O Pedrouzo——歐皮諾 (O Pino) 地方議會的首府。這裡又是一個現代化中心,到處都是旅社和膳宿公寓,成群分佈在國道附近。

大人,一路上有目標,有快活的酒館,有菲拉布拉斯騎士的純正聖油,有了這些,爬山、挨餓、吃苦、晚上住糟糕的客棧,通通忘得一乾二淨。

最後階段我們將來到 Amenal,攀爬 Barreira 峰頂的路便從這裡開始。和梅利德一樣,這裡規劃著第二座工業園——人們似乎並沒有吸取過去保護朝聖路的教訓!這條路位於 Lavacolla 機場下方,從通往機場的道路下方穿過。

在歷史上,在到達孔波斯特拉之前,朝聖者們通常會在 Lavacolla 不起眼的小河中洗淨身體。最後的陡坡一路通往 Vilamaior。繼續向前,穿過新的桉樹園,來到 San Marcos 和它的小教堂,之後來到歡樂之山。最後,朝聖者將可以看到大教堂塔樓和此次朝聖的最終目的地。

進入聖地牙哥的入口幾乎沒什麼可說的,儘管這裡的路面已經為了迎接 2021 神聖之年而進行了翻修。從某種程度上說,走到這裡,路怎麼樣已經無關緊要,因為重要的是即將出現的東西。我們不會詳細講述 San Lázaro 區和迷人的 Rúa de San Pedro 之間的路段。這條街穿過 Porta do Camiño,通往老城。走過 Casas Reais、Praza de Cervantes 和 Acibechería,就來到大教堂。你已經抵達了聖地牙哥德孔波斯特拉

一切美好都來到了終點。但是,在這種情況下,最後一段短短的行程似乎並沒有想像的那麼美妙,而是令人沮喪,因為我們已經到達了朝聖的終點。一些人會因為到達目的地而感到滿足,而對於多數停不下腳步的人來說,朝聖之旅的結束似乎正意味著某種開始,或許是離別的開始。

 

我們已然忘記,我們唯一的目的就是活著,人生便是我們每時每日所做之事,只要活著便已達到真正目的。讓·吉奧諾 (Jean Giono)

 

我們的建議

– 深呼吸,希望 Catasol 小溪沿線路段的榿木、橡樹、樺樹園綿延無盡。你會穿越小溪上風格淳樸的小橋(幾乎不能被視為一座橋),周圍景色猶如甯芙仙女的居所。

– 參觀 Santiago de Boente 教堂,以及教堂中精美的名作,Santiago Peregrino 畫像(19 世紀)。他會永遠與你同在,因為教堂會給每位朝聖者分發一張聖卡。

– 無論是否留宿,都要到那座中世紀單孔橋旁邊的 Ribadiso 公共旅社去歇歇腳。這些古建築自 13 世紀以來就是朝聖者招待所,加利西亞地方政府 (Xunta de Galicia) 對這些建築的修復工作做得非常成功。河流可用作天然的游泳場。

– 在阿爾蘇阿,一定要嘗嘗當地的奶牛乳酪。這種乳酪受 Arzúa-Ulloa 產地稱號保護,質地柔軟,形狀扁圓,與 tetilla 乳酪並稱加利西亞最知名的乳酪。如果可能,我們建議你品嘗農家手作乳酪,搭配生牛奶。盡情享受吧!

– 令人震驚的是,時至今日我們仍無法確定歡樂之山的具體位置。從法語語源 (Montjoie) 來看,它在加利西亞語中被稱作「Monxoi」。在過去,它觸發了豐富的情感。它還見證了瘋狂的競賽:確定誰能夠第一個看到大教堂塔樓,並被同伴冠以「隨從之王」的稱號。駐足瞻仰路邊的約翰·保羅二世拜訪之行 (1989) 紀念像當然很好,但是,在周圍的山丘上,朝聖者喜悅的身影構成了一道亮麗的風景,這種體驗更是令人倍感心滿意足。